三轮摩托车,人人,栉风沐雨

admin 2019-03-13 阅读:209

最近在看正午阳光的新剧《都挺好》,原作者是写过《欢乐颂》和《大江大河》的阿耐。因为看了前几集觉得挺好看,我就又习惯性把小说先看掉了。

《都挺好》讲的是苏家的家庭关系,一个强势的老妈,一个懦弱的老爸,读书清高又好面子的大哥,恃宠而骄啃老又天真的二哥,还有不受待见和家庭决裂的小妹。以小说来讲未必是最一流的小说,但却切中了一个议题——中国式的家庭关系。外表看起来一团锦绣和和气气的家庭,因为强势老妈的突然去世,所有的不堪过往和家族恩怨都渐渐发酵。

“弱者”的可恶

电视剧里的苏家老爸是倪大红饰演的。跟发妻结婚数十载,生下三个儿女,但在家庭里一直作为背景板存在。不爱说话,唯唯诺诺,被老婆专制压抑几十年,一个十足的被欺负的懦弱男人形象。舆论常常错以为,“弱者”一定是无辜的,老实人一定是善良的,不爱说话的被欺负的一定是好人。但在这个剧里老公不卸任,苏大强一朝老婆去世,“弱者”翻身,但并没有恢复人生活力,反而成为让儿女们都头痛的“老无赖”。

自己省吃俭用一毛不拔,但是在儿女家就怎么铺张浪费怎么来,吃穿用度都要最好的。在老二家空调开得四季如春,咖啡要喝手磨的;明知道老大手头紧,液晶电视智能冰箱苹果电脑样样都装可怜要。二儿子跟小女儿打架,打得小女儿住院,二儿子被抓去看守所,老头唯一的反应是抓着儿媳妇问:那你们答应我要买的房子怎么办?我还能正常搬家么?除此之外,老二病得脱水,老大因为赡养问题几乎要离婚,老头都乐呵呵只顾自己上网看书。

老婆在的时候,他被压制得苦了;老婆去世丽梵希了,他立刻躺在“丧偶”和“年老”两个标签上装“弱者”了。既然是弱者,你们得管我呀,我可怜呀,我想要的东西你们得给呀。一个自私和懦弱的人,一旦披上“弱者”的外衣,便有了一层保护色和行凶的底气。

“弱者”最爱欺负好人。因为好人有道德,好人有是非观,好人有圣母心。好人看到“弱者”自动丢盔卸甲。三个子女里,苏大强最喜欢心软好面子的老大,抱着长途电话哭:“没人管我呀,没人管我呀。”鼻涕眼泪一流,自己的所作所为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对方:你,还有没有良心?

作者阿耐是企业高管,从她的字里行间,看不出对这样“弱者”的怜悯,比较多的是对这样“弱者”的管理。你让她跟弱者搞民主?搞怀柔感化?作者恐怕是不相rd295信的。小说最后的结尾,苏大强孤零零地一个易遥重生文人过年。似n0666乎作者给出的解决方法,要么就是隔离他,要么就是干脆自己当“恶人”,压制住他。于是苏三轮摩托车,人人,栉风沐雨大强的老婆是“恶人”,女儿也是“恶人”,到了小说的结尾,最初口口声声“我是苏家长子”的老大,心里也开始疙瘩:原来你对别人比对自己儿子还好,那我到底是不是你的提款机?

当不了主心骨的男人们

大学时候有个同学,四年里对男朋友呼来喝去,各种翻着花样的“作”。毕业喝散伙酒,她稀里哗啦哭:我不让他做的事,他绝对想不到做;我不要求他对我好,就根本感受不到他对我的爱。

升级做妈妈后,身边有几个朋友,都顺利完成了从文青到泼妇的转变。什么“好好跟老公沟通”,什么“爱的五种语言”,装弱撒娇给老公鼓励,轮番试了很多年,统统没用。为什么没用?因为不负责任轻松啊,开心啊,爽啊。最后怎么办?只能变身泼妇骂人,一哭二闹地威胁。中国社会盛产泼妇,首先男士们也应该想一想,自己有没有给另一半做淑女的土壤。

有一个朋友周末把孩子扔给老公,自己出去加班开会上兴趣班后,回家神清气爽。她说,我终于明白我老公的感受了。看白眼就看白眼好了,被骂两句就骂两句好了,只要不用我干活,我还是开心啊。

老是说男尊女卑,但奇怪,中国家庭里有很大一部分倒是男人不肯担责任。

第一种,是老大苏明哲式的不负责任。苏明哲是掏空小家贴补父母家,父母、弟弟、舅舅就是他背负在身上的几座大山。他心里对自己的定位,永远是“我是苏家的长子”,而老婆孩子呢?因为芜湖汉爵阳明好多小姐是“自己人”,所以理所应当应该跟着自己吃苦受累的。他对自己的小家,永远负不起责任。

其实,放在传统文化语境里,这种不负责任不是坏事。我们向来歌颂“三过家门而不入”的领导人,“养大夫家七八个弟妹自己不生孩子”的嫂娘,“父机关枪女人头母临终都不去看一眼一心扑在工作中”邓明墩的标兵。舍小家、为大家,是有利于集体作为一个单位高速发展的。

但问题是,现代社会已经没有相应的道德规范,来奖励这种行为了。当大家族解体、乡土中国不再、个人主义兴起,这样的奉献行为无法计入可换取资源的道德资本了。原先,作为“长子”,虽然奉献多,但相应在家族中说话是有权威的,他人是要服从的,日后理所当然受其他人赡养。但苏明哲忽然发现,原来弟弟妹妹并不理睬他这个自封的家长,克扣了自己老婆孩子去孝顺的老爸,准备跟小保姆结婚,把从自己这里刮来的钱去养小保姆的儿子。

这就让明星ps人想不通了呀。

第二种,是老二苏明成式的不负责任。因为是最得宠的儿子,老二苏明成是这个家庭的既得利益者。父赵元偲母克扣妹妹,克扣自己,省下来的钱都让他去过逍遥的小资郑婉瑜生活,但在他看来,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啊。

别人对他好,他觉得是应该的,等到要叫他付出的时候,他眼睛一瞪“每个人都应该要为自己负责”。他理解不了一个家庭运行是需要成本的,仿佛那句鸡汤“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”。他不会断奶,一遍遍只想回到从前的“岁月静好”,不曾想过下一步要轮到自己替人负重前行。

郭京飞演这个角色真的是吃亏,因为角色真是不讨喜,但千音伊代竟然被他演出了点真诚来,也是演员的功力。

总是女人为难女人

苏明玉在家里从小不受待见。电视剧里,大哥要出国留学,父母首先卖了她那间房;二哥要找工作托关系,老妈断了她上清华的梦想,让她保送上不要钱的师范。为了两个儿子,二老对自己一再苛刻,更不要说从来不拿女儿的利益放在心上。

苏明玉的妈妈说:你是女儿,你要嫁出去的。我们以后养老送终,跟你一毛钱关系没有。

苏明玉争气,大学开始就打工,没有再花过家里一分钱,最后成为女强人。

重男轻女,当然还包括书里写的父母间的隐秘,让苏明玉很小就活在阴影里,也让她及早认清了苏家一团和气下的真相。在她二十出头的年纪,就及时斩断了原生家庭给自己的牵连,虽然心里那根刺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拔出。

但生活中大多数人没那么幸运。对于大多数被亏欠的孩子,总是一再要哄骗自己“父母其实是爱我的”,越不受偏爱的往往越孝顺。医院病床前,给父母临终前端屎端尿的,往往都是从小不被偏心的孩子,而独受宠爱的,常常就跟苏明无限之水晶无双成一样不肯担付小墨待。

苏家父母总算言而有信,没给女儿资源,就不要女儿养,说话认账。更恶毒的父母,往往还要盘剥不受待见的女孩。

论坛上看过一个故事。有个家里“扶弟魔”的女人,嫁了老公出国,但心里一直记挂娘家,坚信“我是老x家人”,对弟弟比自己孩子还亲,三不五时要寄钱回国接济。后来,父母要给弟弟盖房,让她出钱。这么大一笔,她周转不出来,只能跟老公要。老公当然不满意,丈人家是个无底洞,这么大笔钱工薪阶层哪那么容易拿出来。女人闹啊闹,闹到后来被普法了,美国那波波蓁个州是共同财产州,虽然自己不挣钱,但住的房子有自己一半。于是,离婚,孩子归了前夫,卖房款一半打回国支持娘家。

离婚了,无处可去,于是就想回国。弟弟家房子盖好了,好几层,她看着高兴。但父母和弟弟弟媳妇说:“你是个离过婚的女人,不吉利,你别住我们这房子里。”

这到底是什么逻辑?按老法,女儿是别人家人,不给资源好好养,但配套的,女儿自己的资源跟老x家也没关系啊。按道理,婆婆妈妈自己深受“重男轻女”的苦,那更应该心疼女儿,为女儿遮风避雨才对,但往往,虐女儿最狠的就是妈妈。

苏明玉的妈妈,就是“重男轻女”的牺牲品。为了一个城里林贞银户口,为了让弟弟当城里人,这才嫁给了自己根本看不上的苏大强。苏明玉的外婆在她妈面前磕头,磕得血流如注,苏明玉的妈妈红了眼咬咬牙:“我嫁还不行么!”

但真奇怪,这样的女人,等到自己生儿育女了,却看女儿像眼中钉肉中刺。

中国式家庭,自然有父慈子孝夫唱妇随的和睦家庭,互帮互助,共渡风雨,抗风险能力是单个个体或者核心家庭的十数倍。但也有的,是这样的鸡零狗碎,为了点点资源互相倾轧,满目疮痍。可是关起门来,对着别人,总要笑眯眯说一句:我家呀?挺好的。都挺好。李郝瑞

《都挺好》

作者介绍

虎皮妈,法律博士animetube、作家、编剧。出版小说集《人间故事》,个人微信公众号“虎皮妈的夜航船 ID:hopima”,原创文章300余挽妻篇。